暴雨打不去,留在心底的伤痕

午饭后,天色陡然变黑,海面上乌压压一片,接着狂风大起,暴雨骤降。

风的呼啸,雨的肆掠,让本该宁静的午后时光,变得特别吵闹。

我站在窗前,看海面上雨帘密布,波涛翻滚。

天与海浑然一色,阴暗晦涩,背后似乎隐藏着无穷的力量。

如果再起几个惊雷,霹雳的电光炸在乌云底下,那情景就似末日了。

我很久没有远行了。

这样的天气,让我想起很久前,自驾藏区的日子。

那也是雨季,高原上的惊雷,时刻响彻在耳边。

一边是高山,一边是大河。

山上时有泥石流激冲而下,大河里怒涛奔腾,准备吞噬一切。

我们的车队逶迤在这样的路途中,艰难前行。

途中,随时有水沟突然横在眼前,随时有塌方在头上虎视眈眈。

极烂的路况,稀薄的氧气,磅礴的大雨,冰冷的空气,大自然用它的手段,肆意的羞辱着一切轻视它的人。

就在这个路上,我们有台车冲到了悬崖下,车上4个兄弟,挂了3个。

车队排成一排,无声的靠在路边。

人们围在悬崖边,任雨水淋湿全身,纵使呐喊也已无力。

到拉萨后,所有人都跨了,不是身体跨,而是精神接近崩溃。

这样的天,这样的雨,这样的河,这样的路,成为每个人心底抹不去的伤痕。

我从此后再没有踏进西藏半步。

但有个朋友,从那次后,每年9月份必定自驾进藏,走一样的路线。

为了纪念,为了赎罪,还是为了别的什么,我不清楚。

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原罪。

而我钟爱暴雨天,潜意识里,或许是为了洗涤那一份罪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