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登小阁看新晴

下了好久的雨,天终于放晴了。

然而,是乍晴未晴,太阳依然羞涩的躲在云层,像初长成的少女,害怕见到新人。

已然初秋,但竟似春末,难得的装b天气。

我爬上楼顶,对着大海,深吸一口气,吟诗一首:

忆昔午桥桥上饮,坐中多是豪英。长沟流月去无声。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。

二十余年如一梦,此身虽在堪惊。闲登小阁看新晴。古今多少事,渔唱起三更。

大爱陈与义呀,把我要装b的话,全写出来了。

好多年没看到杏花了。

在我读书的北方,每到四月份,冰雪融后,杏花盛开。

路的两旁,全是杏花树,开得相当热闹,漫天的云霞,铺满整个校园。

当年在杏花树下,有个风骚少年,牵着水灵妹纸的葱葱玉手。

少年故作情深,引来妹纸的娇羞。

所读是军校,但有聚会,同学们豪情满座,斗酒百篇,醉的淋漓尽致。

莫辞酒,此会固难同。请看女工机上帛,半作军人旗上红。

已然离开北方20年整。

二十余年如一梦,贴切莫过如此。

岁月流淌,懒人真的老了。回首往事,多少温柔依然涌上心头。

记得岭南相见日,十年往事堪惊。回头双鬓已星星。谁知江上酒,还与故人倾。

岭南十年往事,双鬓已显星星。能与我共饮的,还有多少故人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