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庆去哪儿玩

每年国庆都有7-8天假,去哪玩是个大问题。顺便回顾下近几年的假期生活。

14年国庆,我窝在家里,哪儿都没去,平安的度过了一个假期。

15年国庆,我早早做规划,9月底就自驾跑到海南玩了一圈。10.1当天回,看到进海南的车队排起长龙,渡口等一天都上不了船。还好我是出海南,很轻松。过了湛江往北走,一路都是南下的车,北上的车寥寥无几,车道通畅。

正当我哼着小曲悠哉开车时,前面堵车了。原来是对面的车出事,居然冲过防护栏,堵住了我这边的车道。真是躺枪啊!由于事故严重,这一堵竟然数个小时,两边都堵得水泄不通。

我只好拐下高速,当时在阳江地段,天又大雨,我心有点慌,乱打乱撞找了一家酒店住下。感觉就是家黑店,条件不咋地,一晚上一千多块。

第二天大早起来,重新上高速,一路杀回家。

16年国庆,我想海边咱就不去了,去山里吧。跟朋友自驾跑到张家界,一路我没怎么开车,光睡觉。结果朋友在湘西高速上,一次就超速50%,扣12分!我问他咋回事,他说你车排量那么大,一不小心就开快了。我晕倒,自己掏了一万元整,在湘西摆平这个事。

17年国庆放8天,天气炎热,我也哪儿都没去,天天坐在阳台吹海风,喝茶看书。与其在外面花钱,不如在自家享受。当然,每天都去不同的地方吃、吃、吃。

一晃又到18年国庆了,还没想好去哪儿呢。有约的么?可以考虑共度浪漫假期哈。:-)

Outlook邮箱,发信都不可靠

最近试了下Outlook邮箱,真是失望。除了花里胡俏的UI界面外,基本收发信功能都不稳定,真够差的。

昨晚要发几张家装照片给朋友参考,三张图片,用iphone拍摄,每张不到2M。用微软自家的手机outlook客户端和outlook.com邮箱发送。结果,不管是4G网络还是家里的wifi,死活发不出去,一会儿在草稿箱,一会在发件箱,就是发送不出去。

今天来到办公室一看,还是没发出去。于是我把这封邮件删了,另创建三封新邮件,每封里就带一张照片。因为我的照片都在手机上,所以还是从手机outlook发送。

结果一个鬼样,每封都发不出去。在web打开outlook.com邮箱,如下截图:

三封邮件都位于草稿箱,附件的图片也不见了。由于没有图片,我也无法在web端发送。

重试了很多遍,最后我也没有发出去这几封邮件。不是网络的问题,也不是手机的问题。我的办公室网络直连HK,速度飞快,没有墙存在。手机也是新买的。

outlook邮箱,让用户情何以堪。微软做出这样的垃圾产品,不觉得丢人吗?

仍然改用Gmail,在手机app上,几张照片秒发出去了。

这就是技术的差距。我坚信所有不重视技术的互联网公司,终究会玩完。体验自在人心,技术付出背后的价值回报,是长远体现的。

因为害怕,所以不敢爱

你告诉它,害怕遭受痛苦比遭受痛苦本身还要糟糕。还要告诉它,没有任何一颗心在追求梦想的时候感到痛苦,因为追寻过程的每一刻,都与上帝和永恒同在。(保罗.柯艾略)

强迫症的一个典型根源就是:害怕。对一切事物都充满害怕性。

这种害怕带来的痛苦,比真实经历的痛苦,还要糟糕。患者陷入恐惧与纠结的持续悲观情绪中,影响他的行动和思考,从而精神颓废,度日如年。

起初,这种害怕,是担心自己已经做过的事,做的不好。比如门没关好、汽车没锁好、工作邮件没写好。由于害怕,所以反复检查确认,以至于这个过程成为一种仪式。

早些年我在军内从事技术研发工作时,所开发的系统不能出差错。每写一步代码,我都反复检查。以至于为这个事饭也吃不下、觉也睡不好,总觉得哪里有差错。哪怕是半夜三点,也要起来再看一眼代码。哪怕是休息日,也忧心忡忡、心神恍惚。而反复的检查确认,只是一个仪式的过程,对结果毫无影响。

因为结果就在那里,不管你检不检查,它是客观正确的存在。而反复纠结与检查的过程,成为一种仪式。每执行一次仪式,患者的心理就会得到些许安慰。

上次在v2ex看到一个网友的经历,他连1+1=2这种计算,都要一天到晚反复确认,茶饭不思,寝食难安。这就是典型的强迫症过程。

我之前发过一个帖子,知乎网友的总结,无疑十分准确,这是强迫症患者特有的感悟。部分总结摘录如下:

  • 心中的“怕”没有真正化解,症状的反复就会成为常态。
  • 症状只是你真实内在的一种外在呈现。
  • 强迫症有两种痛苦,一种是强迫症状本身的痛苦,另一种就是反强迫给我们带来的痛苦。
  • 不要试图单靠意志力就能完全战胜强迫,钢铁般的意志在它面前也会变得绵软无力。
  • 面对强迫症状,如何切实做到不解决、不反应是关键点,也是难点。

害怕,是一切的根源。这种怕没有真正化解,病症就无法消除。

而害怕是可以迁移的。由对过去事物的害怕,迁移到对未来的害怕。

比如,不敢出行,害怕出交通事故;不敢网络购物,害怕上当受骗;不敢在外面吃饭,害怕不卫生;不敢交朋友,害怕受伤害。

我有个朋友,任何与身体接触的事,他都不能接受,比如剪头、游泳、集体活动。因为他从内心深处害怕,我也不知他害怕的起源是什么。他很孤独,没有朋友,没有同事,没有爱人,连家人都很少联系。他把自己严密的包裹起来,外人无以得窥他的世界。

强迫症状是真实内心的一种外在呈现。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。所有的爱与恨,都是有根源的。我自己为例,在现实的感情世界中受过伤,所以对新的感情基本无感,因为害怕。在害怕中纠结,哪怕尝试新的感情,在这过程中得到的快乐,要远少于痛苦。因为怕,不再爱。

强迫症患者是令人同情的,他们时刻在与内心的痛苦决斗。一种是强迫自身带来的痛苦,另一种是反强迫的痛苦。

有的时候,一件很小的事,就会触发极度悲观的情绪。比如随手删掉了电脑里一个无用文件,会突然觉得电脑起不来了。于是重复的发生重启电脑这一行为,以验证想法是否正确。这构成一种仪式行为,然而没有任何意义。在重启电脑之前,他也会陷入无休止的思索与分析过程,比如这个文件是什么性质,操作系统是什么性质,两者有无关联。穷思下去,直到大脑疲惫不堪。

患者自己也知道这是一种无意义的行为。他反复告诫自己,不要多想,甚至强迫自己不要想。或者,想法转移注意力,将视线转移到其他感兴趣的领域。但是,这个过程非常辛苦。我有个朋友,一个成功人士,就在努力与强迫症对抗,经常痛苦不堪,情绪崩溃。

这种情绪很难转移,哪怕睡一觉起来,强迫的想法,也会如影随形而来。而且,强迫症状会影响睡眠,无法深入入睡。因为脑海里都是没解决的问题,它迫切需要重复仪式行为,去让内心安宁。

靠意志力是无法战胜强迫的,与意志坚不坚定无关。因为这是一种病,所以还需要用药,以及配合心理医生治疗。用药是局部有效的,但药物的作用是帮助缓解痛苦,并不能化解内心对症状的恐惧和烙印,更不能修饰完善性格。心病还要心药医。

面对强迫症,当陷入巨大的矛盾中时,真正有效的解决方法是不解决。因为,当前的强迫问题是可以转移的,只要能坚持住,那么当前困扰的问题,最终会消失。这个过程可能是几小时,也可能是几天甚至十几天。结局是,当前问题的纠结心态最终会消失。

但这个过程是持续痛苦的。因为害怕、焦虑的情绪,随时涌上大脑,做任何事都没有兴趣,心理状态处于悲观失落中。如前面的例子,因为担心电脑坏了,就时刻想着要去检查确认。他自己也许很清楚这个过程是徒劳的,但他无法摆脱这种害怕焦虑的心态。

强迫症的起源,就在于心中的“怕”。有好些患者已清晰的认知到这一问题。如何让自己不怕,是一个持续自我进化、精神升华的过程。怕是有根源的,也许要找到这种根源,并选择彻底放下,心中的恐惧才会真正消失。只有不再怕,面对相关问题时,强迫的魔影才不会出现。

强迫症被称为“精神界的癌症”。这种可怕的心理疾病,影响了数量巨大的人群。不管是明星伟人,还是凡夫俗子,不管是豪门巨贾,还是贩夫走卒,都可能被它困扰。强迫症带来的巨大痛苦,非一般人所能理解。感同身受,我对强迫症病人抱以最深切的同情。

我希望AI科技进一步发展,神经芯片的时代早日来临。通过可编程的神经芯片,控制人的心智,将强迫这种毒草,彻底从人类的精神世界里消除。

对AI人的一点思考

假期跟久未见面的朋友聊天,我说我在搞深度学习、迁移学习、增强学习…

他有点不理解,问:哥,你是不是又进去了?学习改造呢?

我无语:哥什么时候进去过呢?

好吧,在AI领域,的确是各种学习的概念太多了。

目前的AI主要集中在机器学习上,机器学习的重要分支又是深度学习。

所谓终身学习,对AI人来说更是如此。每年冒出的新技术太多了,不管是理论研究还是实践经验,各种会议上的paper如雪片般飞出,让人应接不暇。在视觉领域,今年的两大顶会(CVPR, ECCV),就有1000多篇论文产出。就算搞CV的人,也只能挑着论文看。

AI人虽然拿着高薪,但却在工作中顶着巨大的精神压力。一方面要跟进新技术、新思想,另一方面,要研究AI的产出,即如何落地。

AI研究的成果,要真正取得落地,并不容易。算法解决一切的时代还未远来临,与之相关的工程、环境、硬件、生态一系列问题,随时影响着算法落地的可行性和效率。

我在企业工作,企业搞前沿性技术研究,有好也有坏。好的地方在于,经费充足,比如能开出高薪吸引人才,能购买昂贵的设备支持科研。坏的地方在于,企业往往是短视的,这是生存的要求。高校可以花费数年乃至数十年研究一项基础技术,但企业是绝无可能的。企业的研究部门,哪怕是腾讯的AI lab这样的部门,也有着巨大的KPI压力。

工业界用到的前沿技术,往往是在高校完成前期的学术积累,比如深度学习、量子通信。这个研究过程可能是漫长的、苦逼的,而研究者对自己的方向,甚至也是不确认的。数年如一日的投入在一个前途不明的研究方向,能支撑下去的,只有信念。

上图是Geoffrey Hinton,被尊称为“神经网络之父”,他将神经网络带入到研究与应用的热潮,将“深度学习”从边缘课题变成了谷歌等互联网巨头仰赖的核心技术。

在牛人的指路下,一大批研究人员、工程人员前仆后继,将深度学习应用在科技与生活的各个领域,比如图像、语音、自然语言。学术界的成果是决定性的,企业界的落地是关键性的,两者相辅相成。没有学术界的研究创新,不会有工业界的技术进步。而工业领域的技术落地,又反过来验证和推动了学术进步。

我们的AI同学人手几台开发设备,眼前不同的显示屏上,是各种模型运行的动态效果,而手头还有一堆的打印论文随时用于翻阅。在模型结果不满意时,他们苦思冥想,头发都抓断几根;在调出满意效果时,他们手舞足蹈,有如着魔。他们沉浸在深度神经网络幽深暗黑的海洋里,在虔诚的信念支持下,日以继夜的努力,试图找到暗黑背后的光明。

哪怕睡觉前,眼前飘过的也是公式;哪怕吃饭时,嘴里吸收的也是符号。AI无处不在,而AI人的思考与奋斗,也无时不在。

感谢一代代投身AI领域的人们,不管是学术界的大牛,还是工业界的小兵。有了你们的努力,才有现在美好的科技生活,未来才有更美好的憧憬。

今日说图:秋光绚烂

春天是多彩绚烂的,所以有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的诗句。而秋天特有的光影,也照样让人目眩神迷。我们往往迷失于春天的花影中,而忽略秋日阳光带来的温暖的回忆。

看看这只可爱的猫咪,是不是被秋光震撼到了?野外的阳光,让怕冷的小动物,看到生命的希望。小猫沐浴在秋光中,眉头紧锁,内心颤抖:喵了个咪,亮瞎眼了。

猫是一种高冷的生物。在野外经常见到,但要想亲近它们可不容易。我记得小时候,狗很听话,召唤就来了。但猫即使对你很有兴趣,也会跟你保持距离。

秋天,染黄了杂草,高冷了猫咪。

猫咪跟女人有点像。两者都很神秘,半遮半挡,难识庐山真面目。

女人与猫,是很多男人搞不懂的两种生物。我也是搞不懂的。

在深秋的大山里,有一种花,叫山茶花。洁白如玉,芳香四溢。

早上,森林里飘着一层雾。雾色散去后,可以看到它们。虽然都开在深秋,但山茶比菊花更坚强。因为菊花都是家养,而山茶傲娇的开在野外。寒雾笼罩、严霜覆盖,都阻挡不住它们娇嫩的身姿,在枝头绽放。

我在北方时,靠近俄罗斯,随处可见这样的风景。

蓝天下,层林尽染。一树一树金黄的色彩,感染了大地。木头盖的房子,错落有致,给枯黄的秋色,增添几分暖意。

人烟寒橘柚,秋色老梧桐。有家的地方,才是人间。

我很喜欢这张照片。秋天,奔驰,都是怀旧的代表。

我以前有一辆奔驰,也是很老的款式。我记得开它时,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。现在想起来,这丫的叫情怀。百年老车的情怀。

后来开的车,哪怕更快更好,但再也没有这种感觉。而奔驰现在卖的基本也是情怀。

在北方的苦寒之地,贡献了我的青春。老兵不死,这也是一种情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