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天的故事

小时候住在营区,可以近距离的接触大自然。周围大山环绕,山脚下有一个水库。于是,远的山,近的水,都成为我们探险的目标。

春天固然漂亮,满山的野花开起来,姹紫嫣红。但是,秋天才是我们的最爱,因为野果成熟了。一群小伙伴,吆喝着奔向大山深处,嬉戏在金黄的秋色中,寻觅大自然给我们的最美好的馈赠。

不知道大家认不认识这东西,吃它不容易,首先外面有刺,剥开刺后还有一层坚硬的果皮,去掉果皮才是美味的果肉。肉很脆,甜甜的,吃起来满嘴生香。

我们叫毛栗,跟外面卖的板栗有点像,但是小很多,更甜更脆。

这种野果应该很多人不知道,它是野山楂。

一串串细密的果实,挂在枝上,有红有紫。这东西看着香甜,吃起来实际酸的掉牙。而且,它的果酱是深紫色,搞到衣服上根本洗不掉,为此没少挨家长的打骂。

森林里还有数不清的榛子。榛子估计是小动物的福音,对人来说并不好吃,又苦又涩。成熟了的榛子,放在锅里炒熟,会自动炸开外皮,吃起来口感好一些,粉粉的味道。

这是野葡萄,跟野山楂一样,酸的满嘴流水。这种葡萄适合酿酒,纯野外生产,葡萄酱汁保持很好的原味。颗粒不大,就是酸,哪怕红得发紫的果实,也让你酸的吃不下饭。

满蓝的野果,看着让人嘴馋。小伙伴会比拼,如果谁采摘到的水果更多,就更有威望,一路上都是小队长。

有个穿毛衣的小女孩,总喜欢跟在我身后。她自己不去找水果,总是跟着我。虽然是我带路找到的水果,但她比我还兴奋。她扑闪着大眼睛,提着篮子,一路跟随我。我摘到的水果,总要分给她一半。然而,往后的生命,她却跟我分享了半生。

春来春色佳,秋至秋光好。无计奈春归,又看秋光老。

童年过去多少年,秋天反复多少载。秋光老去人的容颜,而只有情,不会随时间裂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