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害怕,所以不敢爱

你告诉它,害怕遭受痛苦比遭受痛苦本身还要糟糕。还要告诉它,没有任何一颗心在追求梦想的时候感到痛苦,因为追寻过程的每一刻,都与上帝和永恒同在。(保罗.柯艾略)

强迫症的一个典型根源就是:害怕。对一切事物都充满害怕性。

这种害怕带来的痛苦,比真实经历的痛苦,还要糟糕。患者陷入恐惧与纠结的持续悲观情绪中,影响他的行动和思考,从而精神颓废,度日如年。

起初,这种害怕,是担心自己已经做过的事,做的不好。比如门没关好、汽车没锁好、工作邮件没写好。由于害怕,所以反复检查确认,以至于这个过程成为一种仪式。

早些年我在军内从事技术研发工作时,所开发的系统不能出差错。每写一步代码,我都反复检查。以至于为这个事饭也吃不下、觉也睡不好,总觉得哪里有差错。哪怕是半夜三点,也要起来再看一眼代码。哪怕是休息日,也忧心忡忡、心神恍惚。而反复的检查确认,只是一个仪式的过程,对结果毫无影响。

因为结果就在那里,不管你检不检查,它是客观正确的存在。而反复纠结与检查的过程,成为一种仪式。每执行一次仪式,患者的心理就会得到些许安慰。

上次在v2ex看到一个网友的经历,他连1+1=2这种计算,都要一天到晚反复确认,茶饭不思,寝食难安。这就是典型的强迫症过程。

我之前发过一个帖子,知乎网友的总结,无疑十分准确,这是强迫症患者特有的感悟。部分总结摘录如下:

  • 心中的“怕”没有真正化解,症状的反复就会成为常态。
  • 症状只是你真实内在的一种外在呈现。
  • 强迫症有两种痛苦,一种是强迫症状本身的痛苦,另一种就是反强迫给我们带来的痛苦。
  • 不要试图单靠意志力就能完全战胜强迫,钢铁般的意志在它面前也会变得绵软无力。
  • 面对强迫症状,如何切实做到不解决、不反应是关键点,也是难点。

害怕,是一切的根源。这种怕没有真正化解,病症就无法消除。

而害怕是可以迁移的。由对过去事物的害怕,迁移到对未来的害怕。

比如,不敢出行,害怕出交通事故;不敢网络购物,害怕上当受骗;不敢在外面吃饭,害怕不卫生;不敢交朋友,害怕受伤害。

我有个朋友,任何与身体接触的事,他都不能接受,比如剪头、游泳、集体活动。因为他从内心深处害怕,我也不知他害怕的起源是什么。他很孤独,没有朋友,没有同事,没有爱人,连家人都很少联系。他把自己严密的包裹起来,外人无以得窥他的世界。

强迫症状是真实内心的一种外在呈现。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。所有的爱与恨,都是有根源的。我自己为例,在现实的感情世界中受过伤,所以对新的感情基本无感,因为害怕。在害怕中纠结,哪怕尝试新的感情,在这过程中得到的快乐,要远少于痛苦。因为怕,不再爱。

强迫症患者是令人同情的,他们时刻在与内心的痛苦决斗。一种是强迫自身带来的痛苦,另一种是反强迫的痛苦。

有的时候,一件很小的事,就会触发极度悲观的情绪。比如随手删掉了电脑里一个无用文件,会突然觉得电脑起不来了。于是重复的发生重启电脑这一行为,以验证想法是否正确。这构成一种仪式行为,然而没有任何意义。在重启电脑之前,他也会陷入无休止的思索与分析过程,比如这个文件是什么性质,操作系统是什么性质,两者有无关联。穷思下去,直到大脑疲惫不堪。

患者自己也知道这是一种无意义的行为。他反复告诫自己,不要多想,甚至强迫自己不要想。或者,想法转移注意力,将视线转移到其他感兴趣的领域。但是,这个过程非常辛苦。我有个朋友,一个成功人士,就在努力与强迫症对抗,经常痛苦不堪,情绪崩溃。

这种情绪很难转移,哪怕睡一觉起来,强迫的想法,也会如影随形而来。而且,强迫症状会影响睡眠,无法深入入睡。因为脑海里都是没解决的问题,它迫切需要重复仪式行为,去让内心安宁。

靠意志力是无法战胜强迫的,与意志坚不坚定无关。因为这是一种病,所以还需要用药,以及配合心理医生治疗。用药是局部有效的,但药物的作用是帮助缓解痛苦,并不能化解内心对症状的恐惧和烙印,更不能修饰完善性格。心病还要心药医。

面对强迫症,当陷入巨大的矛盾中时,真正有效的解决方法是不解决。因为,当前的强迫问题是可以转移的,只要能坚持住,那么当前困扰的问题,最终会消失。这个过程可能是几小时,也可能是几天甚至十几天。结局是,当前问题的纠结心态最终会消失。

但这个过程是持续痛苦的。因为害怕、焦虑的情绪,随时涌上大脑,做任何事都没有兴趣,心理状态处于悲观失落中。如前面的例子,因为担心电脑坏了,就时刻想着要去检查确认。他自己也许很清楚这个过程是徒劳的,但他无法摆脱这种害怕焦虑的心态。

强迫症的起源,就在于心中的“怕”。有好些患者已清晰的认知到这一问题。如何让自己不怕,是一个持续自我进化、精神升华的过程。怕是有根源的,也许要找到这种根源,并选择彻底放下,心中的恐惧才会真正消失。只有不再怕,面对相关问题时,强迫的魔影才不会出现。

强迫症被称为“精神界的癌症”。这种可怕的心理疾病,影响了数量巨大的人群。不管是明星伟人,还是凡夫俗子,不管是豪门巨贾,还是贩夫走卒,都可能被它困扰。强迫症带来的巨大痛苦,非一般人所能理解。感同身受,我对强迫症病人抱以最深切的同情。

我希望AI科技进一步发展,神经芯片的时代早日来临。通过可编程的神经芯片,控制人的心智,将强迫这种毒草,彻底从人类的精神世界里消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