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觉池塘春草梦,阶前梧叶已秋声

8月23日,今天处暑。

去年的处暑,我写了一篇文章,转眼一年又过去了。

处暑意味着夏季的正式结束,今后天气不会那么炎热了。

小城下了一天的雨。上午我还在睡觉,被窗外的雨滴声吵醒了。

抬眼望去,窗外是苍茫的大海和阴沉的天空,我仿佛看到了秋天来临。

当然,南方的秋天,绝不至于来的那么畅快。要到十一月,秋风从北方吹过来,才有一丝寒意。

东北地区到九月底,已是落叶缤纷。华中地区到十月底,也是万山红遍。而广东要到十一月份,才见到几许落叶飘零。

地区的不同,导致了时令的诸多差异。故生活在中国各地的人们,有着非常不同的习俗和民风。

酷热的天气终于过去,对懒人来说善莫大焉。

一年之中我最喜欢深秋。秋天是成熟的季节,秋天又是相思的季节。

无端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唯秋水为净,唯秋目传神。

秋日的下午,阳光淡淡的洒进客厅,像金子般温柔。打开音响,听Richard Clayderman的“秋日私语”。葱葱白玉手,九转玲珑杯,泡一壶上好的龙井,清香飘荡在空气中。以最舒服的姿态躺在沙发上,打开Kindle,读郁达夫的“故都的秋”。这是多么惬意的日子啊!

秋天,我很怀念家乡。

每年秋风吹起,红薯就成熟了。我最爱吃烤地瓜,就算是今天,我每天也要吃一个地瓜。在乡村柴火灶上烤熟的地瓜,有着特别浓郁的香味。小时候不仅我爱吃,我家的狗也爱吃。每次我吃地瓜都要分它一半,否则我就脱不了身。

山里面的栗子也成熟了。小时候最喜欢的事,就包括进山摘栗子。栗子上面全是刺,为此不知弄伤了几次手指。但是,只要将剥开的栗子送进嘴里,又脆又甜,满口留香,顿时所有痛苦都忘记了。

秋天,山溪里的小鱼也游动缓慢了。我们会抓来小鱼,回家里大人用紫苏一炒,真是超级好吃。这个菜有道名字,叫做“美极山坑鱼”。

家乡的秋天,有漫山遍野的野菊花。小花生命力旺盛,深秋的寒风吹过,她们摇摆着单薄的花枝,一簇簇抱成团,抵抗着寒风。她的花香浓郁,老远就闻到沁人心脾的香味。小时候,我很喜欢野菊花,站在金黄的花丛前,我久久不愿离去。

想起遥远的故乡,想起逝去的岁月,我竟然鼻头发酸,差点流下泪来。时光逝去,我们都老了。留在心底的,只有回不去的故乡,还有找不回的亲情。

在深秋的日子里,愿岁月静好,愿你我安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