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压抑的天气中强迫袭来

四月最后一天的上午,浓云密布,水汽纵横。远处,天和海融为一色,乌云紧压着海的边缘。一会儿,大雨倾盆而下。雨水滴答滴答敲打着我的窗户,往外望去,海面上白茫茫一片。

在这样的天气中,我的强迫症又犯了,整个上午特别难受。我在办公室里走了一圈又一圈,坐卧不安,心头焦虑的情绪,无以复加。午饭也不想吃,坐在沙发上,迷迷糊糊睡过去了。醒来后,天色转晴,我的情绪才稍微好转过来。

跟所有的强迫症一样,这次犯病,也是基于无厘头的小事。这个事甚至是好几天以前发生的。强迫的情绪始终在心头,它迫使我围绕着这个小事,把前因后果都梳理了一遍。确认没问题后,又回到小事本身,反复检查事情的结果,心神具累。

我服药四个月了,之前自我感觉强迫症已改善很多。现在看来,彻底的治疗强迫症,需要更长的周期。这个周期,可能是半年、一年,甚至两年。虽然药物的副作用大,它让人瞌睡,打不起精神。但即使这样,也应该坚持服药。强迫症发作时,生不如死。与其经历这样的痛苦,还不如遵医嘱,坚持治疗。

强迫的背后是害怕,害怕的背后是不自信,不自信的原因很多,与性格基因、成长经历、原生家庭都有关。我们在教育小孩时,要给他足够的自信,让他在安全温暖的环境长大,这点很重要。有的家庭很富裕,但是忽略了孩子的感受,除了物质给予外,对孩子精神关爱不够,结果是小孩长大后,有各种心理问题。

我买了冰咖啡,重新坐到电脑前,收起思绪的大门,写下这篇日记。明天是五一小短假,有四天时间,出去走走,放松心情。

盲目的AI并不能给产业赋能

经常有某某老板告诉我,公司要成立AI中心、算法中心,或类似的中心。我听了大概率会晕倒。

在学术界,AI基本等同于算法。在工业界截然不同,算法只是AI的一部分。

如果你的算法不解决问题,那么在公司里,研究它干什么呢?

当然,你是奔着解决问题去的。但你怎么知道所研究的算法,就一定解决你的问题呢?

或者,你能否准确定义你的问题组成,以及AI在这些问题里承担的角色?

事实上,很多人两眼一抹黑,根本搞不清楚AI落地的场景和能力需求,就匆匆忙忙,人云亦云,组建团队搞AI去了。结果是时间耗掉了,成本投出去了,产出基本没有。

学术界AI吹得热火朝天,今天一个算法明天一个概念,似乎AI就要解放全人类。但这些都是停留在paper上的,哪怕你每天追最新AI会议的论文,在现实中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

AI在工业界追求落地,并不意味着paper上的算法,就能随意整合进你的生产环境。这里面涉及的因素太多。

我带的一个团队,研究的是业界最新的AI技术,基于手机的深度摄像头进行动作捕捉和3D重建。动作捕捉算法是用深度神经网络搞的。算法重要吗?固然重要。但是,这个项目能否落地,不止是AI算法问题。还有一系列的上下游生态要打通,比如苹果的开发环境,硬件成像技术,模型的平滑方法,3D渲染能力。这里面不止有数学,还涉及到光学、人体动力学、物理学、生物学、运动学的基础知识。

我带的另一个团队,搞推荐的。你或许认为推荐算法至关重要,一定程度上没错。但是在工程实际中,比算法更重要的是数据。数据的准确性、完整性、实时性,比什么推荐算法都有效。不管用LR、FM、xgboost,还是WDL,算法能提升10个点的效果,就顶天了。但是有效的数据改进,能随便提升几十个点。我们花在数据平台建设上的投入,要远大于算法建设。

所以,脱离实际生产环境和具体的场景需求,谈AI在产业落地,是不现实的。盲目的AI计划,并不能给产业赋能,它只会浪费你的成本,降低你对未来的信心。

再见,四月

再上两天班,四月份就结束了。

四月是个过渡的时节,它连接春天和夏天。三月还是春天,繁花似锦,春风和煦。五月是初夏了,艳阳高照,绿草如茵。

而四月份,可以感受到从春天走向夏天的过程。花开了,花落了;叶子萌芽了,叶子全绿了;早几天风还微冷着,突然变热,风又让人凉快起来;天气阴沉着,细雨绵绵,天气又转晴,夏日炎炎。

春天孕育希望,夏天代表成长,秋天意味着收获。四月份,希望的种子发芽了,长大中。一年的计划,逐渐得以落地实现。我们怀着不同的心情,看到成长的过程,盼望着收获的日子。

天气一天天热起来。晚上要打开空调才能入睡了。我早就开始用凉水冲澡,接下来准备去游泳了。各种夏季的水果可以品尝,杨梅酸的不行,火龙果甜的腻嘴,石榴又脆又嫩。

海边的游人多起来了。每次经过情侣路,都看到沙滩上、公园里、绿道上,游人如织。有情侣在携手散步,有小孩子在放风筝,有老人在思考人生,还有溜娃的、遛狗的、钓鱼的。

每天早上都有大雾,它漂浮在山头,也笼罩在海上,让山海变得朦胧。一天的雾气都很重,太阳稍露出头脸,又被云层遮住。时不时下一期阵雨,阵雨过后又艳阳高照。三月天,娃娃脸。这个三月是指农历,对应着也就是阳历四月。

让我们告别缠绵的四月,迎来火热的五月。让希望的果实,在盛夏的季节,一天一天成长起来。

不再看日系推理小说

懒人从去年到今年,看了大量的日系推理小说。这个小说系统非常庞大,历史悠久,作家众多,派系复杂,又分本格派、新格派、社会派等。

看了这么多,除了社会派的有点可读价值外,其他的都没什么意义,基本属于瞎编乱造、哗众取宠、毫无新意。小说里的主角一个个都自比福尔摩斯,可不管故事格局,还是推理技巧,哪方面都比不上,差一大截。

社会派的代表是松本清张、东野圭吾等。他们的推理小说,重在社会环境、时节气候、人物心理的细节描写。通过阅读,大体能了解日本当时的社会与人文习俗,对主人公的爱与恨的心理刻画也很到位。你可以把它看做社会小说,或爱情小说,至于推理本身,并不重要。

江户川乱步、岛田庄司、绫辻行人等等,这些所谓本格、新格派的作家,我觉得他们的书就是批量化的产物,写作背景大概与当今的网文写作差不多。他们在出版社的催稿压力下,坐在家里胡编乱造出一个又一个诡异的杀人案件,既不真实,又大同小异。

江户川乱步与鲁迅同时代,在日本文学界地位很高,有个同名的奖励叫江户川乱步奖,可能相当于国内的鲁迅文学奖。但是这位前辈的书极其阴暗,各种变态的杀人心理、杀人手段,读来让人心寒。我也是看了他的书,才想到日本人的变态心理,自古有之,还真是民族特点。

当然了,我还是喜爱日本文学的,只是不看推理小说这种批量化的产物了。在kindle里购买了渡边淳一的小说,看看中年人的情感故事,也觉得不错。

9012年,为何有的车越设计越丑

上班路上看到一辆老款MDX,不由勾起我的回忆。在北美这车可是神车啊,到处可见,“复联”里也满是Acura的身影。我一度认为旧款MDX是最漂亮的SUV,无论哪个角度看,都完美。正面精致,侧面雄伟,背面大气,是钢铁侠的座驾。

然后,这货前两年居然改款了。每次看到新款MDX,我都一阵晕眩。多么失败的设计呀。

整个车完全失去精致感,长长的、庸俗的车身,与MPV无二致。尤其是车头,龇牙咧嘴的,那一块大大的标记,像狗皮膏药贴在黑色内裤上。本来讴歌就被嘲笑为长安王,这一改款,更充满了浓浓的山寨风。我现在看到MDX,正眼都不瞅一眼。

跟MDX失败的改款相比,奔驰CLS,对了就是漏油那款,也毫不逊色。CLS是轿跑车的先驱者,老一代CLS以流畅的车身、蝴蝶型尾翼,吸引了无数的消费者。

这优雅的车身、秀气的外观,是多少人购买此车的唯一理由。再看看新的CLS:

我在想新CLS的设计者是宝马派来卧底的吧。一款经典的车型,被糟蹋成这个鬼样。那个塌屁股,毫无美感,跟C coupe一样,泯然众人。两盏尾灯的设计,比长安好不了多少,跟讴歌简直是难兄难弟啊。

对比起来,同为轿跑车,奥迪A7的改款就极为成功。新款不仅不失美感,与旧款相比,还更动感、更科技、跟时尚。

同样改款失败的还有路虎发现,这个在网上就吐槽太多了。本来发现4一代经典,硬朗的车型是男人最爱。发现5整的圆头虎脑的,不伦不类。80来万的车,看起来跟40万的发现神行没有区别。

上图是旧款,下图是新款。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旧款发现都比现款更加大气,更加man。以至于发现5上市后,发现4在二手车市行情大涨,价格甚至超过新款。

其他改款失败的车还有好些,不在这里列举。当然,这里仅仅讨论的是外型改款,内在的东西比如发动机、内饰、电子设备,那些当然是越来越好的。但是,车的经典外型代表一个时代,是一代人心中的回忆。而改款失败的车,将这种回忆彻底抹杀了,不得不表示遗憾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