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,在烟雨中迷茫

五月最后一天。

窗外,一如既往的阴沉。浊浪排空,触目远眺,苍茫一片,分不清是海还是天。

阴雨天,已持续很久了。今年的夏季,莫非又是一个多雨的季节。

在这个烟雨的季节,似乎一切都充满着朦胧与晦涩。经济形势不明朗,贸易战风声鹤唳。房价、股价、币市,表面上一片热闹,背后是无底的深渊。行业不景气,不管是互联网巨头还是创业公司,都勒紧腰带过日子。物价暴涨,社会老龄化,年轻人成负债主体。在9012年,我们面临的问题仍然很多。

我在总结五月份工作时,也是很迷茫。我所在科研行业,取得成果太慢了。一个月过去,没有进展;再一个月过去,可能还是在原地踏步。科研需要时间,可是功利的社会,给科研界的耐心太少了。每年CS的大会很多,于是水论文也成为一种气候。扪心自问,历年CS顶会的论文,90%是没有价值、阅后即焚的。发这样的论文,心寒;不发,又心虚。科研不好做啊!

所以华为的任总疾呼,要从制度上重视数理化的基础科学建设,培养自己的基础人才。这需要时间的积累,非一撮而就。

这些年我们搞这个应用那个生态,移动支付、P2P、自动驾驶、直播、feed流、短视频,玩的不亦乐乎。然而,在这些互联网最上层的应用里,属于自己的核心技术并没有。哪怕是我所在的AI行业,虽然号称中美人才聚集,但实际上高精尖的人才,还是在美国。以MIT、Berkeley、CMU、Stanford为首的美国顶级工程高校,为美国的自然基础理论研究,贡献了大量真正有用的人才。而相比国内的高校则差得甚远。

如果说五月还是春夏之交,那么六月就正式进入夏季了。在火热的夏季,一切都会明朗起来。哪怕是阳光暴晒,挥汗如雨,但只要看到收获的希望,即使再辛苦也有所值得。

而六月,我也将再次踏上征途,去他乡探索了。

黑色星期五

我有个奇怪的规律,一到星期五就心情很不好。每个周五,我都情绪低落,连吃饭都没兴趣。

今天又是周五了。外面乌云笼罩,大海呈现深黑色,暴雨似乎随时会袭来。我在办公室转了一圈又一圈,坐立不安。内心充满忧郁,拿起书又放下,打开网页又关闭,刷了几条微博,看了几篇新闻,无法集中精力。

我感觉长久以来形成惯性了。为啥周五会这样呢?主要是工作了一周,到周五就很疲乏。而我的心情又容易受身体影响,一累就容易强迫。所以直到现在,周五都成为我黑色的一天。

不过想想周末又可以休息两天了,还是开心的。以前我周末从来不睡懒觉,一大早起来坐在阳台读书,或者去海边散步。自从服抗抑郁药后,这个状况改变了,每天都觉得睡不够。周末的上午,也变成了合理合法的睡懒觉时间,睡到11点才起。

小城的周末,安静悠闲,适合思考人生。缺点是商业不发达,比如饮食,没有什么好吃的。千万不要以为这里靠海,就海鲜很多,实际上都是从真正生产海鲜的外地运过来的。这里的粤菜、湘菜、东北菜、川菜,我都吃腻了,一到周末就很烦吃的问题。我当然不会做饭,否则吃也不成问题。

在公众号看到一篇文档“996其实没什么卵用”,从互联网公司的内部实际运作形式,谈到996的无用论。文章内容挺赞,讲出了实话。我以前写的博客观点类似,是否996要看具体的产出效率。可惜很多公司的996都流于形式,既没增加产出,又导致哀兵遍地,是管理无能的体现。

我跟google负责数据部门的管理者聊过,即使在google ADS这样的超级营收部门,也并无运营的存在,一切靠机器决策。国内类似的公司,不止运营是核心部门,还整天忙得要死,到处扯皮,做的事情结果呢,人神共愤。这就是效率的差异,最终是公司文化的差异决定。可以说国内国外行情不同,但不管怎样,建设平等、高效、公正的企业文化,淘汰人海战术、工时战术,企业才可能做大做久。

互联网公司中层早该被干掉了

今年互联网公司的裁员,与往年不同,从中高层开始裁撤。腾讯清理10%的中层,包括总监、总经理级别。京东在清理完高层(CXO)后,开始清理总监一级的中层。

在中大型互联网企业,中层是尴尬的存在。这批同学有几个明显的缺陷:

  • 年龄偏大,基本在35岁左右。互联网在中国不过20多年的历史,本身很年轻,而互联网产品,主要也是面向年轻人的。比如,直播也好,短视频也好,vlog也好,都是年轻人在玩。三四十岁的老家伙们,思维僵化、行动力缓慢、学习能力弱,放不下身段,跟不上潮流的发展。如果公司的主要执行力还由这些老家伙带动,无疑是危险的。
  • 上不上,下不下,地位尴尬。他们无法重回一线,从事基础的工作,比如研发、运营、设计。自身的视野或能力有限,又无法继续上升到高层,做出影响公司层面的决策。他们大多数时候只是个传声筒,领取高层的旨意,安排基层干活。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开开会、写邮件和PPT,所做的事情价值十分有限。
  • 性价比不高。中大型互联网公司,养一个中层的代价很高,薪资+股票一起,一年至少100多万。而这些中层们,既干不了具体活,又无法做有影响力的决策,性价比很低。更进一步,这些老家伙们各自为战,导致部门墙林立,甚至影响整个公司的执行效率。

互联网公司的老板们,在大形势不景气时,终于意识到裁撤基层员工不是根本办法。事情还是需要人来做,干掉底层的人,谁来做事?只有裁掉一批中层,换血的效率才更高。

懒人自己也在公司打工,也是所谓的中层,我很赞同这种做法。要裁员,就干掉这批无用的老家伙们,换成年轻人,提高性价比,提高执行力。如果我被干掉了,换来更新鲜的血液和部门发展,我将毫无怨言。

谈谈996与产出绩效

这阵子在码农社区,颇多谈论互联网公司加班盛行的996制度。所谓996,即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9点,一周工作6天。

对于这个问题,我的看法是单看时间长短没用,要看具体的产出效率。

很多互联网公司,早上10点上班,晚上6点下班,抛去午饭和午休一个小时,白天实际工作7小时。对码农而言,每天如果能静心写6个小时代码,那已经很高效了。可是,大多数码农,除了写代码外,还有各种或长或短的会议要参加,有各种花样的总结要写,要抽时间自我学习与提升。如果还要与产品经理扯扯皮,与测试人员斗斗嘴,那么时间更容易被耗费。

由于白天的工作时间被码代码之外的事消耗太多,那么只能祈求晚上加班来弥补了。晚上6-7点是晚餐时间,实际加班时间7-9点,也就是两小时。这两小时往往能高效产出,因为没有人打扰,思路清晰,代码写得也快。当然,也有的公司安排在晚上开会、学习啥的,节省白天的时间,这本质上一样。

有同学可能会说,那白天不参加开会、不讨论,不就可以了吗?就互联网公司的工作氛围而言,这几乎不可能。规模越大的公司,跨部门合作越多,花在本职工作之外的沟通成本越大。我自己经历过三家大型互联网公司,无有例外。

由于各种打扰,花在本职工作上的时间太短,只好借由加班完成,这是9-9的来由。不这样做,工作完成不了,锅还得自己背。程序猿也很无奈。

至于周六加班,据我所知,绝大多数公司并不提倡。非工作日加班,公司是要付出成本的,既有薪资成本,又有各项行政成本。996里的这个6,一般是项目赶进度需要。

我自己带团队,多次经历过996。但周六加班绝非常规化,只是有项目进度需要,不加班就赶不上进度,那就周六强制加了。这个周期也不长,短则一个月,长则半年,很少有长期持续加的。

我本人反对为了加班而加班,比如一看大家都996,我们也搞996,这就毫无意义。衡量加班的标准还是看产出,在既定时间内,团队的产出是多少,能不能达标,团队的能力有没有提升,以此作为是否加班的依据,才算合理。

没有目标、追求形式的加班,只会拖累团队,失去士气,造成恶性循环,反而对公司不利。

猪年开工大吉

今天初八,大部分公司都上班了。懒人的公司今天搞春茗活动,就是发红包、送祝福、聚餐,然后就回家了。初九正式上班。

对于上班族来说,春节也就几天,从年三十到初三吧,初四大部分就返程了。随着乡村进一步城镇化,大多数年轻人都在城里买了房子,老家的乡村,变成了回不去的故乡。

2019是猪年,虽然大家平时都不喜欢猪,比如骂人用猪头、懒猪、蠢猪,但实际上猪年又寓意着平安顺利,大概因为猪可以不想事的吃了睡、睡了长,无忧无虑吧。很多小夫妻都期望猪年能生一个猪宝宝,盼望其无忧无虑的长大。

懒人一大早就跑到公司,此时一个人都没有。坐在办公室,听着窗外小鸟的鸣叫,开始认真思考新年的工作和规划。当然,一会春茗活动,我也要发掉几百个红包,这是每年的惯例。

2018年懒人在工作上,总体是不顺的,闲思多,务实少。希望19年能摆脱这种局面,将更多的研究成果,落实到业务里去,在业务创新中体现战斗力。这也是所有AI从业者面临的问题,理论算法总要与实际业务结合,才能体现科学的价值。

2019年,我也会更多的外出走动,见更多的人,开更多的会,了解更多的事。作为管理者,坐在办公室闭门造车是不对的。AI技术的发展,用一日千里来形容,一点不过分。了解行业的趋势,了解竞品的发展,才可能更好的指导自身的工作。

在过去的一年,感谢我的团队,他们在工作上表现优异。他们是各名校的博士、硕士、海归,能沉得下心做研究,研究方向走在行业的前列,并且有技术成果落地。在2019年,团队会补充更多的优秀AI人才,分布在视觉、NLP、语音各个方向。尤其是与主业相关的视觉方向,例如三维重建、动作捕捉、姿态估计,是重点招聘的方向。找到合适的人,才能做合适的事,这是任何公司发展的金科玉律。

金猪迎福,让我们共同迎来美好的一年,美好的前程。开工大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