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日的傍晚,娴静的人生

快到冬至了。时节上讲,已进入严冬。

然而,南方还是那么的温暖。中午出去吃饭,阳光照射,车里面还要开冷空调。

白昼时间短的很明显。我下午坐在阳台上,3点钟还太阳明亮。到了4点钟,日头就暗淡下去了。现在是5点,太阳已经快要落山。

黄昏的海边,竟然一如既往的美丽。

眼前一大片草地,草已枯黄,笼罩在金色的斜阳里。草地前方,是青色的大海,烟波浩渺。范仲淹的诗云:碧云天、黄叶地,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。描述的景象,与我眼前的极为神似。

懒人老是在博客上鼓吹岁月静好,其实,这只代表我的一个期望。人生到处都是苟且的事,哪来那么多的静好呢?

我今年一直在休养身体,努力从抑郁症中康复。对抗这种病症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每天都在半睡半醒、神思游离中度过。

我羡慕其他人有健康正常的身心。对我来说,只要身心健康,能过上正常人的日子,就是岁月静好了。我时刻期望着自己能早日恢复到正常的水平。

感谢我的单位和同事,他们给了我极大的包容,尽量没给我工作上的压力。然而,我还是应该离开了。

我期望未来的生活,首要条件是有好的环境,可休养自己的身心。然后,在兴趣指导下,能够谋得一方面的收入。当然,收入是其次,身心健康才是首要的。如果不能恢复健康,挣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呢?

这世界上,物欲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。我周边的朋友,有好些个,我亲眼目睹他们有百万了,又谋求千万。有千万了,又谋求上亿。资产上亿的朋友,我也认识几个。他们还是每日在忙忙碌碌,做无止境的追求。

我的父一辈,辛劳一辈子,每天都在围绕不同的人和事转,以至于操劳过度而早疾。每次想起父亲,我心里都很难受,觉得他一辈子太劳累了,有所不值。

生命赋予每个人只有一次,有的人注定走一条不平凡的路。而大多数人,注定走的是平凡之路。你选择了什么样的路,就要用什么样的心境去面对它。

对我而言,从不追求大富大贵,也不羡慕高官厚禄。我亲戚里高级领导不少,政府的军队的都有,但我没有特别崇拜过他们。我自己知道,他们取得这样的成就,背后付出的是什么样的代价。

此刻,夕阳普照,晚霞如烟。我只希望在来年,彻底恢复身心健康,过一个正常普通人的日子。岁月静好,首先要求得心的宁静。

今年的大雪,还是天气晴好

已过大雪时节。北方这时候,应该天寒地冻了。

然而,小城还是阳光明媚,气温十几度,一点也不冷。中午出去,太阳一晒,还有点热。

中国地大物博,光是南北方的气候差异,就大到惊人。

周日,懒人一大早起来。拉开卧室的窗帘,看到大海上碧波万顷,心情不由大好。阳光不仅洒满了阳台,还如流水一般洒进客厅和书房,整个房子都明亮耀眼。

懒人虽然懒,但收拾家里卫生还是很勤劳的。每周末,我都把家里重新收拾一遍。扫地、拖地、抹家具、收拾卫生间、浇花、冲阳台,并且把该洗的都洗了。

家毕竟是自己和家人住的地方,有一个干净的环境,心情才会舒畅。

收拾完家后,去附近的小镇吃早餐,顺便洗了车、买了菜。老婆中午回家,等她做菜。我不会做饭,不过刷盘子洗碗都是我的活儿。

我很少去菜市场,因为不喜欢那个味道。正如我平时也不去理发店一样,那里面的味道让我想吐。我的头都是老婆用剪刀咔嚓咔嚓剪的,一开始惨不忍睹,现在也勉强能看了。

天气真的太好了,阳光遍照大地,温暖舒适。下午坐在阳台上喝茶,眼前是大海和秋色,觉得人生很美好。

相比起来,冬天南方的确比北方舒适很多。北方整个冬天就是窝在屋子里,出门都不想,有点废宅。当然,北方下雪的时候,仍然很美。

我住的小区,就满是北方人,他们都在这里买了房。平时呆在北方,一到冬天,就跟候鸟一样飞到南方来过冬。我有时也挺羡慕他们的,总是找气候最好的地方生活。

岁月静好,希望人间多一些太平。

情枭的黎明

周末在家看了老电影“情枭的黎明”,感觉挺好的。

帕加诺主演,帕叔演犯罪片一贯是精彩到位,不管正面还是反面,都入戏很深。

帕叔是位黑道老大,不幸入狱。在律师帮助下,在监狱蹲了5年,提前出狱。他在监狱读了很多书,本打算洗心革面,挣点钱去国外海岛度过余生。

他在经营酒吧的过程中,不巧遇到前女友,两人重新燃起爱的火花。帕叔其实不擅长演感情戏,但在这电影里的表演,胜在真实。他在雨夜头顶锅盖,透过玻璃窗长久凝视前女友的场景,令人心动。

帕叔以前做江湖老大时,应该是个人狠话不多的角色。但5年过后,他话还是不多,人却也不狠了。这与江湖规矩大相径庭,导致他很难融入众生。

他周边的人,最终一个一个全背叛了他。他的律师,Sean Penn主演的,是个贪婪而愚蠢的犹太人。Sean吞了意大利黑帮老大的100万黑钱,为了避免被对方追杀,他拉着帕叔下水,在游艇上把意大利父子给干掉了。

Sean当然下场很惨,被意大利黑手党持续追杀,最后一枪爆头。这哥们令人不齿之处在于,他做事没有任何原则和道义。比如他向警察供认,诬陷帕叔重新贩毒,而实际上没有这回事。

黑手党干掉Sean后,当然也不会放过帕叔。在最后关头,帕叔准备带着女友远走高飞。让他的保镖,也是认识多年的好友,去接他女友去车站。在车站,帕叔身手神勇,将追杀他的4个黑手党成员全部干掉。

然后,他看到了女友,两人大难不死,相拥而泣。正准备登车时,最后一个出卖他的人,他的保镖,要了他的命。

帕叔从胸口掏出一叠钱,那全是他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,交给他女友,要她远走高飞。他女友已经怀了他的孩子,在电影的最后阶段,他仿佛看到自己的孩子,生活在一个干净阳光的世界,健康的成长。

这电影之所以不错,一是帕叔表演到位。他不是那种很夸张的人,但是每一个细节,每一个表情,甚至每一句话,都很真实。包括最后的枪战,场面紧张但并不夸张,绝不是虎胆龙威那种大杀四方的局面。

二是,这个电影有一定深度。一入江湖,就永远是江湖人,再全身而退几乎不可能。帕叔出狱后也憧憬美好的新生活,但是他过去的关系网,他需要谋生的手段,让他不可能完全脱离黑社会。

然而,他面对的这个江湖,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江湖了。他周边的伙伴,没有例外,每一个都背叛了他。江湖,已经没有道义了。他成了最后一个遵守道义的江湖人。

这个电影,我想也影响了后来香港的一些警匪片,包括发哥的“英雄本色”。当然,论表演到位,发哥与帕叔是没法比的。

第三,令人遗憾的爱情。帕叔和他女友是真爱,然而,一入江湖,身不由己。爱情在江湖里是不该发生的。所以最后的结局,令人唏嘘。

石城枫林日落,被照骗了

周二一大早,我们离开婺源国际酒店。又坐乡镇中巴,甩来甩去的,行程一个半小时,来到石城风景区。

石城地形确实挺奇异的,是一个古老的村庄,有300多户人家。位于山顶的一个山谷里,这个山谷全是石头,根本没有多少泥土。勤劳的村民,在石头缝里,开采出一些菜地,用来种菜。

由于土地贫瘠,山上长期缺水,该村以前比较贫困。前几年当地政府开发了旅游业,小村才热闹起来,带来一些商业机会。村民挣钱的机会也多了起来,比如每家每户都搞家庭旅馆,旺季生意火爆,住一晚还蛮贵的。

石城的景物特色总结起来就是:大枫树、古村庄、日出日落。

然而遗憾的是,这个时候去,枫树已经红过头了, 看不到那种震撼的美。古村庄还行,也跟篁岭一样,是徽派建筑。石城的日出日落吸引了大量摄影师,很多是不远万里跑过来拍摄的,然而并拍不出什么效果。

网上的石城景区是这样的图片:

烟雾弥漫,枫叶如火,村舍相邻,看起来很美。

而我用手机拍的也就勉强能看看,如下图。

(傍晚,在半山腰看日落,村庄前那几棵枫树也不红了)
(第二天早上5:30,抹黑去到半山腰看日出,然鹅,日出的场景不过如此)
(等天亮后一看,来的人还蛮多,天南海北都有,长枪短炮争相拍摄)

在石城虽然没看到啥美景,不过住在当地人家,吃的小菜还挺好的。

傍晚看完日落下山后,叫店家做了一桌小菜,有小炒白菜、苦栗豆腐、野芹菜炒香干、西红柿炒土鸡蛋,还有杂菜煲、炒花生米。很巧遇到一个后勤部的老班长,难得开心,两人就着小菜,喝了两瓶小白酒。

这些小菜可能是高山苦寒气候影响,都很甜,吃起来很香,老婆爱不释口。

第二天看完日出后,包车去了婺源高铁站,坐高铁抵达南昌。

在南昌住了一宿,跟老婆吵了一架。主要在于我太懒了,到了酒店就不想动,她又要去看什么音乐喷泉、滕王阁之类的。结果是我没去,把她惹怒了。

南昌的酒店条件很好,住着舒心。早上坐车经过市区,看起来南昌市发展也蛮不错的。然后,从昌北机场直飞小城,结束了5天的皖赣赏秋之旅。

篁岭晒秋,在对的季节遇见对的风景

话说周末游黄山不爽后,老婆又调整路线,兴冲冲跑到婺源去看秋天。

婺源位于江西东北部,跟安徽接壤。从黄山市坐高铁到婺源县,只有20几分钟的车程。

周一早上,我们在婺源县汽车站,坐公交车到达篁岭。一路上都是山路,我挺佩服那些乡镇司机的驾驶技术,把中巴车开的甩来甩去的,我的小心脏都有点受不了。

到了篁岭脚下,坐缆车上去。下了缆车后,转过山背面,就到了目的地,一个古老的山村。

话说这个山村,真的令人震撼,整个都建在悬崖峭壁上,号称挂在悬崖上的古村。

由于地势陡峭,整个村庄从上到下建立,前一户的屋顶,挨着后一户的家门。

这里的建筑全是徽派建筑,雕梁画栋,白墙黑瓦。村子显然经过修整,虽然已有500年历史,但看起来还蛮完整的。

所谓晒秋,就是村里的人家把秋天的农作物,什么萝卜、玉米、南瓜拿出来晒。每家每户的阳台都对着陡峭的山岭,上面晒满了各种作物,视觉上颇为震撼。

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,可以领略下当地的美景。

( 远处青山如黛,近处户舍相邻,每家都晒出丰收的果实 )
(红色的辣椒和黄色的野菊花,制作出晒秋文字)
(收获的美景,可以看到整个村子都是古老的徽派建筑)
(徽派古建筑,前有红枫和银杏,秋色如火)

村子里还有一条街道,叫天街,确实如横在天际的商业街。有一些本地特色吃的,如果肚子饿了,不妨坐下来欣赏美景,再来一点吃的。

由于此地接近安徽,饮食以徽菜口味为主。徽菜我实际吃不惯,臭鳜鱼、毛豆腐什么的,口感都是黏黏的。我们只吃了一顿,就再也没有点这些了。

总体上,篁岭还是值得一去的。虽然也有人工雕琢的痕迹,但是景色是自然的,鬼斧神工。再加上秋色无限,这个季节去是最合适了。

大概3个小时就逛完了整个村子,再坐缆车下山,到了山脚坐公交车返回婺源县。晚上住在婺源国际饭店,五星级,实际挺一般的,不推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