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抑郁症情况

关于抗抑郁药,我最初服舍曲林,一开始感觉有效果,抑郁程度变轻了。但是,服了一段时间,大概一个多月,就感觉情况反转,一点效果也没有,还是不舒服。

后来改成赛洛特,也是刚开始有效果,强迫感明显变轻了。在服了3周左右,又觉得情况不太好,心情十分抑郁。刚过去的周末两天,我就在压抑的心情中度过的。

不清楚抑郁症是否对药物有适应性,如果真是这样,那挺麻烦的。

当然,也可能与环境有关,周末阴雨绵绵,春阴湿重,呆在家里就很压抑。如果天气好,出去走走,可能心情会有所不同。

强迫症是个很麻烦的心理问题,被称为精神界的癌症。病发作时,心理十分焦虑,老想着一个不存在的问题,反复纠结,十分痛苦。除了纠结这个不存在的问题外,无法转移注意力做任何其他事。

很多人不愿意,或者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病,想靠自我的毅力来对抗。这个过程十分辛苦,也基本无效。科学的办法就是勇于承认精神疾病,积极看医生,用正确的药物来治疗。每个人的体质、遗传因素、发病基因都不同,治疗心理疾病没有万能药。多尝试,找到适合自己的药物,并坚持服用,才有望减轻或治疗这种病。

信心是治病的基础,在治疗过程中,不能放弃信心。任何病都有反复,何况精神疾病这类复杂的问题。人的大脑有1000亿个神经元,组成十分复杂的机体功能。在数量这么大的基础上,很大概率存在某一部分神经元不正常,这样就导致了各类精神疾病或物理病症。

我自己是搞ANN(人工神经网络)的,但却被自己的精神问题反复折磨,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。其实现在的科学界,对人脑神经网络的运作机理的了解,十分有限。而ANN只是模拟了神经网络传播的非常基础的一部分功能,离真正的智能,还差个几百年吧。

当然,我不会放弃治疗,在亲人、爱人、朋友的鼓励下,有信心对抗和治疗精神疾病,回到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状态。

游泳与生活

天气有点热了,我在办公室也穿着短袖。春天过了一半,到了5月份立夏,我就可以游泳了。

懒人当然挺懒的,最不喜欢的事就是运动了。比如跑步吧,脚步蹒跚在那里跑半天,上气不接下气,大汗直流,头晕眼花,有个毛线乐趣,纯丫的自找没趣。

但游泳我是很喜欢的,从小游泳,技术高超。有一年洞庭湖涨水,我家乡的江水猛扩到4公里宽,那时我还小,和小伙伴横着游过去,又游回来。现在想想挺冒险的,江水中间还有很多漩涡,一不小心卷进去,命就没了。

一般的游泳池,长50米,宽25米。按宽度我能轻松潜过去,中间不出来换气。按长度我一般游20个来回再休息,也就是一次游一公里。

你们以为这很累,其实一点不累,因为掌握了技巧。我最喜欢的姿势是蛙泳,结合换气和手脚运动,一点不累,游个几公里轻轻松松。

游泳环境最轻松的当然是泳池了,风平浪静的。其次是海滨泳场,大海总有波浪,浪一打过来就有点费力。最累的是水流比较急的江河,水带着你往下游冲,这个时候想水平游到对岸,就需要技巧和力气。

切忌在大太阳下游泳,因为水与阳光的结合,皮肤会严重晒伤。我就经历过,背上全起泡了,很痛,回来用冰敷了几天。现在我常去的游泳池,在山林之间,四周有树林遮挡,阳光不密集,不论晴天雨天,游起来都挺舒服的。

游泳属于全身舒缓运动,对身体挺有利。我上一次治疗抑郁症时,就在医生建议下,一边服药一边游泳,收效明显。今年的天气还没暖和过来,等4-5月份,我也要办张卡去游泳了。

我一直梦想在农村盖个房子,有一个小型游泳池,有一大片青草地。每天早晚游泳,看书,喝啤酒,自己动手种菜,种花,养个狗,逗逗猫,这才是人生啊。对吵闹拥挤的城市环境,我一直无多大兴趣。这样的生活,有共同追求的同学么?

幻夜

最近读完了东野圭吾的《幻夜》,该书号称是《白夜行》的姊妹篇,但不管从情节设计,还是文学色彩来说,两者不可同日而语。白夜行是东野的经典名作,对比起来,幻夜露于肤浅。

白夜行之所以经典,在于情之一字,贯穿书的始终。桐原亮司和唐泽雪惠是一对地下情人,他们联手做了很多黑暗的事,但他们之间有真正的爱情,虽然这种爱情见不得光。最后的结局,亮司死亡,雪慧失去了黑夜里唯一的亮光。读完后有震撼,有感动,对女主只有同情,恨不起来。

幻夜的故事要肤浅得多。虽然也有一个美如天仙、蛇蝎心肠的女主新海美冬,她的背后也有一个为她奋不顾身的影子情人水原雅也。但是,美冬对雅也没有感情,只把他当做工具。在她自我奋斗、步步高升的路上,不断利用自己的美色,诱惑一个又一个男人,这些男人都成为她脚下的工具。最后,对美冬爱之至深、恨之入骨的雅也,选择跟接近了解真相的警察同归于尽。美冬解决了一切障碍,继续她的辉煌人生。

幻夜整本书在阅读过程中,心情是压抑的。书里的大环境是九十年代日本经济大萧条时期,到处是生活窘迫、民不聊生的老百姓。女主在这样的环境里,不惜利用一切手段,获得自己社会地位和生活品质的提升,最后她也成功了。但是,那些被她利用手段杀害、陷害的人,却永无翻身之日。对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主,是无论如何爱不起来的。

上图是深田恭子饰演的新海美冬,那一双杏眼充满妩媚,与书中描写有几分神似。

东野师承松本清张,后者写了很多恶女性的小说,如之前我写过的《黑色皮革手册》。松本还专门有一本短篇集子,叫《坏女人》,写的是各种女性作恶的故事。他俩都是社会派推理作家,通过这些故事的描写,讲述了日本经济萧条时期(战后时代、泡沫破裂时代)民生维艰,女性尤其生存不易,从而走向犯罪的深渊。

松本对社会的写实性更强,他对小说主人公所处环境的刻画非常细致,至于情节本身,我觉得也就潦潦草草,这点不如东野强。所以松本的很多小说,我都当做散文来看,文本倒是挺优美。当然,他的经典名作《富士山禁恋》还是非常不错的,推荐一看。

层层杜鹃向碧海

周末来到海边,杜鹃花正开的旺盛。在一大片青草地上,一簇簇长满了野杜鹃花。它们或红或白,娇媚无限,在暗淡的春光下,拼命绽放自己的生命色彩。

它们开的如此热闹,花朵堆在一起,撑起了整个春天。眼前的小山谷,都掩映在姹紫嫣红中。

紫色是生命的颜色,热烈的紫色,肆意渲染着奔放的青春。站在花海前,我被青春的气息,冲的头晕目眩。

白色的小花,自带清纯气质。它让我产生无限的遐思,我仿佛看到身穿白裙的美女,在春天里向我缓缓走来。

杜鹃是中国十大名花之一。在我老家的高山上,每到春天,杜鹃花漫山遍野,这里一层那里一簇,开的如火如荼,视觉上十分震撼。野生杜鹃花艳而不妖,色彩绚丽,生命力顽强,是高山女王。

感谢碧海边这一层层的野生杜鹃花,让我们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。

我希望有个女儿

过年走亲戚时,看到亲戚叔叔家,一对女儿都已成人,娇嫩活泼,青春溢美,我十分羡慕。

懒人年纪一大把,如果正常成家生子,孩子也该豆蔻年华了。可惜各种机缘错过,儿女就只能在梦中指望。

我希望今后有个女儿,不求她多么聪明富贵,能安静的长大就好。像一株兰花,哪怕绽放在深山幽谷,也自有清香在人间。

我的人生已走完大半,由于能力有限,没有在生命的轨迹里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。对未来的孩子成长,可能是今生唯一的期望。

我可以让她在物质上无忧无虑长大,但是我更希望她精神上得到快乐。我的精神问题,困扰了我二十年,客观的说,一点不幸福。我希望下一代不要有这种问题。哪怕物质贫乏一点,精神上能够快乐,就善莫大焉。

我不希望她一定就达到世俗的优秀标准,所谓学业成绩、琴棋书画、交际能力,那些都是外在的东西,不必强求,顺其自然。反而,她的内心快不快乐,才是人生第一要旨。哪怕当个农民,只要内心满足,也无不可。

她要有正确的价值观,不攀比不自弃,才会正确的成长。我希望我自己,还有未来的妻子,能给孩子正确的教育。这个教育不一定是文化知识,更重要的是世界观和人生格局的熏陶。

我自小家庭条件不差,然而缺少关爱,父母的冷漠让我长期以来心情抑郁。对我未来的孩子,我绝不希望是这样。她应该在充分的关爱中得到成长,从而知道如何关爱她人和自己。

每个人都是唯一的,她不必要走别人一样的路。我的朋友里,孩子们很多念最好的学校,请最贵的家教,初高中即出国留学。她如果愿意,也可以走这样的路。但是,我希望她是开心而自然的,而不是像我小时候一样,辗转各地强迫读书。她如果不愿意进课堂学习,那也有其他的学习方式,不一定非得跟别的孩子去争抢班级排名。

她可以智商平平,她可以相貌普通,她可以胆小温存,但是,她应该具备人性的善良,懂得体贴和关爱,理解付出和感恩。她有包容上进的价值观,会为她人着想,也学会思考为自己规划人生。

我希望,我的小天使能早日降临人间。